在一旁街口处代笔写信的酸秀才摊位前

- 编辑:admin -

在一旁街口处代笔写信的酸秀才摊位前

这不,囊中再一次羞涩了的他,又不慌不忙的来到了小酒馆的站席,可是他在柜台外的喝酒台前站了许久,也没见着相熟的酒保过来招呼他。
 
    “哎,我说,酒保啊,今儿个你是不打算做生意了?老熟客都不带招呼的?”
 
    被提及的酒保放下手中沽酒的抄勺,有些吃惊的转过了头:“你是顾先生?您可真是大变样了啊。我还以为您是要进店吃酒的贵客呢,只不过是在我这里看看菜品的水牌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顾先生现在也算是发达的人了,就没打算进去吃一次酒?”
 
    在台子外的顾铮赶忙摇了摇头:“可别,我还是喜欢这熟悉的味道,你还是按照老规矩给我来,话说,我昨天的酒可是还温在你的碗里的,不知道…”
 
    “哦哦,自然是给你补上,不过顾先生,昨天黑灯照的那群寡妇们找你什么事情啊?”
 
    “不会是 .. 嘿嘿嘿,你懂得,今天你不但毫发无损的回来了,还换上了崭新的长袍 .. 大家就都明白了。”
 
    这是哪跟哪啊!
 
    顾铮刚把酒水往嘴边送了去,差点又给喷了出来。
 
    他正打算解释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呢,就察觉到自己的长衫,被人从后边轻轻的拉了一拉。
 
    身后是小苏乞儿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,示意他到角落中一叙。
 
    顾不得再和酒保多说的顾铮,就和小乞丐一起,来到了不远处的角落中。
 
    “今天没买包子,改天请你吃顿饱的,感谢小兄弟的传信救命之恩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,我苏小乞儿义薄云天,怎么可能胁迫别人还恩情,我今天找你是有正事的。喏,拿去,有人让我把这个递给你,你给个回话,我还要去交付回信呢。”
 
    依然是一脸的严肃的小乞儿,就从怀中把一封信递了过来。
 
    一脸疑惑的顾铮接过信来,仔仔细细的看了两遍,脸上就露出了相应的喜。
 
    他左右看看,在一旁街口处代笔写信的酸秀才摊位前,花了两个大钱借了纸笔,三两下就把回信给写完,原又塞回了这个糙纸做成的信封中。
 
    “喏!小兄弟,这是给坛口的回信,你怎么还替她们干起了传信的活计了?你们丐帮平日里不是最看不起这些愚昧的无知妇女了吗?”
 
    被问到这里,苏小乞儿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羞赧和敬佩,他十分严肃的端正了顾铮的态度,义正言辞的回到:“顾先生,你不能总是用有的眼光去看人,原本我也是那般想的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你先生不知道,昨天晚上在我看到了她们的义举之后,我才发现,这群女人蠢是蠢了点,但是她们所做的事情却都是让人敬佩的好事。”
 
    “喏,正义之师也需要粮草先行,吃饱了才有力气不是?”
 
    看着手中的信封以及那一枚因为买了包子剩下的油腻腻的大钱,这个不知道哭泣为何物的男孩,回话的音儿都有些颤了:“嗯,我去了先生,你也去喝酒!”
 
    说罢,头也不回的在人群中挤了三两下就消失在了小街口的方向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145 洋人入侵(辰辰盟主加更五,求订阅)
 
    还在惆怅的目送着人远去的顾铮,刚一个转身就差点被吓出点毛病,他的身后此时正悄无声息的站了一个黄汉森。
 
    “哎呀妈呀,你吓死我了,话说你在这里干嘛?不好好在家习字,这是又打算偷懒了?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