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正面对到真刀实抢的洋人的枪炮的时候

- 编辑:admin -

在正面对到真刀实抢的洋人的枪炮的时候

很是懂得顺着杆子往上爬的顾铮,在听到了黄鸿飞的这样一番话后,自然不可能放过争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好机会。
 
    他随着黄鸿飞的抱拳,也适当的露出了激动不已的神情。
 
    配合着他微微颤抖的嘴唇,朝着对方还了一个抱拳礼,说出了下面的一番话。
 
 142 又搞定一方
 
    “黄东家,既然你这样说了,我自当是尽心竭力的照顾汉森,但是我这里还有几句话,想要掏心置肺的给黄东家说,也不知道会不会过于唐突?”
 
    “哦?顾先生的话语自然不可能是突发奇想,必然是有一番的说法,我自是愿闻其详。”
 
    “好!既然黄东家不弃,那我顾某就在这里说上几句大实话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黄先生认为现如今的至宝林,在佛城的影响力以及势力能占据几何?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黄鸿飞沉吟了一会,并没有丝毫的自得,反倒是十分谦虚的朝着顾铮比了一个二的手指,回到:“约占两成,还是要朝廷军队和衙门众人们给面子的情况下。”
 
    “很好!黄师傅果然是一代大家,心胸开阔,眼见着实。那么顾某再问一句,如若外敌入侵时,至宝林能够号召到的佛城武林人士,又有几多?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黄鸿飞总算是有几分把握,他朝着顾铮比出来的手指数量,就变成了一个八的模样:“黄某不才,武馆同道们还算给几分面子,多数习武之人都有一颗拳拳报国之心,如果真有外敌入侵,只要我黄某人振臂一呼,十成十的人员不敢说,总归八成的同道跟随其后,还是有的。”
 
    “甚好!”听到这里的顾铮比了一个大拇指,却在接下来的话语中将语调和画风一转,继续说到:“可是,黄师傅,八成的武馆同仁,在佛城内也足有两百多人了。再加上馆内多多少少沾点边的徒弟,学员,把比普通人拥有更强一点战斗力的人都算上,勉强也有上个三四百人了。”
 
    “而这三四百人,在正面对到真刀实抢的洋人的枪炮的时候,您认为又能坚持几许时间呢?”
 
    “这个 .. ”听到这里的黄鸿飞将眉头皱的紧紧,不自然的就将手扶上了自己的下巴,在一番考量之后,才慢慢的比出了一个一字:“坚持不过一刻钟。”
 
    “嗯,这就是了,我们国人的武术是可以强身健体,在套路对敌的方面也自有它的优势。但是在洋人更加先进的热武器的面前,我们的血肉之躯,却是处于弱势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真的有外敌入侵的时候,整个佛城将会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之中呢?而哪怕是知道自己这边毫无胜算,黄师傅等一众习武之人,能够忍得住不去伸出援助之手吗?”
诧异的抬起头来:“八旗都督府的史将军愿意在御敌的计划中,接纳我等这样身份的人?”
 
    颇为笃定的顾铮一点头,回到:“肯定的,佛城的军事力量压根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高枕无忧。”
 
    “对于像你这般的在佛城武林界中颇有盛名的大家来说,愿意帮助朝廷的军队,愿意扶持他史将军,那他在心中能偷着乐上半天。”
 
    “更何况,我让你们的加入也不算十分突兀的,等到时机到了,我会替您写上一封引荐信,你在求见八旗将军府的时候,在商谈合作策略的时候,自可以给将军府递上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了,信的内容黄东家可以先打开观看,其中并没有什么不可以向外人所道的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黄鸿飞更是感到安心,他十分诚恳的回到:“我自然是相信先生的,如若佛城多几位像先生这般的人物,古国何愁不强,国家何愁不盛啊!”
 
    “谬赞了,过誉过誉!”
 
    一边谦虚的着的顾铮就朝着黄鸿飞的面前做了一个请先行的手势。
 
    他们这两个人已经在路旁独自商谈了许久了,而立在黄师傅身后的擎着火把的武者们,却仍是安安静静的隔路远立,并没有丝毫的懈怠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颇有威望的大家,顾铮与黄鸿飞虽然此时还算不得熟悉,但是两人之间,却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油然而生,这一路上两个年龄差了足有两旬的男子,在短短的时间内,结成了至交好友。
 
    直到顾铮抵达到了他的乙一号的房门前时,这位黄鸿飞东家才依依不舍的与其道别,待到转身进到了房门之后,顾铮却并没有将房中的油灯点亮,而是在黑暗中为自己偷偷的比了一个v!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